秦国又灭北方强赵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9日

  在曲阜孔庙诗会堂的后面,有一处独立墙壁,刷满红漆。墙体前侧竖有红色隶书篆刻的“鲁壁”石碑。游人立足,细心端详,倾听导游论述讲解。这座墙体是为留念孔子八世孙孔鲋拼命藏书的事迹。恰是孔鲋藏书墙壁,保留了古典文化的星星之火。

  孔鲋祖父名穿,清虚沉静,学识广博。他曾在“战国四令郎”赵国平原君处和名家代表公孙龙辩说。两人辩论整天,最终平原君出头具名和谐。平原君认为孔穿“理胜于辞”,公孙龙“辞胜于理……终必受绌”。孔穿能和狡辩家公孙龙对垒而稍占优势,足见学识口才之佳。

  孔鲋父亲孔谦曾担任过魏安釐王的相国。魏国其时内忧外患,国运奄奄一息。孔谦任相后,动手对内政交际进行鼎新整理。面临秦国东侵势头,他建议魏王“连和于赵”,以多弱制独强。孔谦还奖励耕战,剥夺世袭显贵好处,“改嬖宠之官以事贤才,夺无任之禄以赐有功”。

  鼎新必定不会一帆风顺。失官丢禄者不悦,在魏王面前诽语构陷。孔谦任魏相九个月,慢慢得到魏王信赖,他几回再三陈表治国大计,均不被采用。孔谦感慨:“言不消,居官食禄,是持禄也。”于是告病归,终卒于家。

  孔谦回籍后,把精神倾泻在儿子孔鲋的教育上。孔鲋随父学儒,存心吃苦,很快通晓“六艺”(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)。他常披衣夜读,徘徊文献典籍,沉浸“先王之政”的夸姣图景。孔鲋成人后,来到魏国宣传政治主意,并和魏国名流张耳、陈余友善。

  秦始皇十七年(公元前230年),秦国兵出函谷关,实施同一全国的打算。不久,七雄中最弱小的韩国被覆灭。接着,秦国又灭北方强赵,再灭华夏弱魏,三晋转眼灰飞烟灭。秦军见魏都大梁(今河南开封)深沟高垒难以霸占,于是掘开鸿沟大堤,引河水灌城。三个月后,大梁终因浸泡太久崩毁,魏王被迫出降。秦军背约弃义,在受降之后将其杀戮。

  魏王降而被杀,魏国上下人心惶惑。张耳、陈余遭到秦国通缉,逃到卫君封地野王(今河南沁阳)。秦军也许对弹丸小国不屑一顾,竟然没有出兵攻取。其时卫国成了亡命人士出亡所,良多六国名人逃到卫国,托庇卫君。

  秦国灭楚后,为显示对儒家的尊重,封孔鲋为文通君,并征召他为咸阳博士。孔鲋婉言回绝,不肯出仕为官。有人对他说:“丈夫不生则已,生则无为于世者也。今先生恬澹世务,修无用之业。当身不蒙其荣,苍生不获其利。窃为先生不取也。”孔鲋辞让说:“武者能够朝上进步,文者能够守成。今全国将扰扰焉……徒能保其祖业,优游以卒岁者也。”

  但奇异的是,孔鲋却自动保举门徒叔孙通去秦廷任职。他对犹疑不定的叔孙通说:“子之学可矣,盍仕乎?”忐忑的叔孙通先是辞让:“所学于先生者,不消于今,不成仕也。”孔鲋再度激励他:“子之材能见时变,今为不消之学,殆非子情也。”叔孙通于是辞别教员,西去咸阳,担任博士官职。

  孔鲋本人辞让而保举叔孙通的启事,在于他对本人和门生分歧脾气的认识。孔鲋自认“乐先王之道”,脾气不知变通,对秦国重法重刑治国理念难以接管,因此死力辞让。而门生叔孙通长于审时度势,脾气较为精明,可以或许进退两难,却是适合出仕为官。

  其时秦始皇在咸阳宫设席款待群臣,博士仆射周青臣等人称颂秦始皇武威大德。齐国人淳于越进谏曰:“臣闻之,殷周之王千余岁,封后辈功臣自为支辅。今陛下有海内,尔后辈为匹夫,卒有田常(战国田氏代齐)、六卿(晋国六卿架空诸侯)之患,臣无辅弼,何故相救哉?”他还建议法先王,服从古代轨制,认为“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,非所闻也。今(周)青臣等又面谀以重陛下过,非奸臣也。”淳于越的焦点概念是否决郡县制,要求效法殷周实行封建制。

  李斯不认同淳于越“厚古薄今”的见地,当面予以驳倒。接着,他上疏阐述淳于越思惟发源,在于上古社会割裂形成思惟涣散:“古者全国狼藉,莫能相一,是以诸侯并作,语皆道古以害今,饰虚言以乱实,人善其所私学,以非上所成立。”现在秦国同一全国,全国私学“闻令下,即各以其私学议之,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非主认为名,异趣认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”。李斯认为,若是不加禁止,“则主势降乎上,党与成乎下”。最初,李斯请求“有文学诗书百家语者,蠲除去之”。若是接到号令满三十日后还不上交,要接管黥科罚为城旦。能够破例的册本,只要“医药卜筮种树”之类的手艺使用册本。若是苍生想就学读书,要“以吏为师”。

  李斯的焦点概念是“罢百家而尊神通”,很是契合始皇的心思。于是始皇命令:焚烧《秦记》以外的各国史记,对不属博士官而私藏的《诗》《书》等,亦期限交出销毁;有敢谈论《诗》《书》的处死,以古非今的灭族;禁止私学,欲学法令的以吏为师。

  身在卫国的孔鲋很快听闻了这则动静。朋友陈余惊慌跑来,对孔鲋说:“秦将灭先王之籍,而子为册本之主,其危矣。”孔鲋深认为然,决定采纳办法捍卫藏书,他对陈余暗示:“吾为无用之学,知吾者为友。秦非吾友,吾何危哉?吾将藏之,以待其求。”

  孔鲋按划定交出一些可有可无的竹简书,而将先秦《尚书》《礼记》《论语》《孝经》《前汉纪》等贵重古籍,藏匿于细心构筑、两头掏空的墙壁夹层中。孟继新猜测,孔鲋藏书于墙壁夹层,该当是深图远虑后的抉择:“埋藏在地下似乎要省力得多,但孔鲋所居位于曲阜西南,曲阜地势东北高而西南低,若是发生洪水必然覆没西南。所以藏在较高的墙壁里,该当是最稳妥的。”

  其实不只是孔鲋在藏书,很多儒生面临这场文化大难,也在尽己所能保留文化火种。其时任秦朝博士的伏生(伏胜,字子贱),冒着生命危险,暗自抄录《尚书》,将其藏在自家墙壁夹层内。伏生抄写的《尚书》,是用其时通用字体隶书所记实。而孔鲋所藏古籍,源于世代相传,用年代长远的蝌蚪文撰写的。

  秦二世元年(公元前209年),准备开往渔阳(今北京密云)的一队守兵,到了安徽大泽乡附近时,因暴雨冲垮道路而过期。按照秦朝严苛的刑律,无论负约缘由为何,所有守兵都要被处死。不肯无辜赴死的守兵,在屯长陈胜、吴广的率领下,杀死押运的秦军将校,颁布发表起事反秦。大泽乡燃起的狼烟,“达官贵人宁有种乎”的愤慨呐喊,霎时响彻全国,点燃了“全国苦秦久矣”的熊熊猛火。

  孔鲋见陈胜爱才如命、以礼相待,更积极变动秦制,于是同意前去。他率领孔氏家族后辈,身带家传孔子礼器,星夜兼程赶赴陈地。陈胜在都城之外设立仪仗,亲身出迎,拉着孔鲋的手征询世务得失。孔鲋供献王霸之业,陈胜听后很是欢快,尊孔鲋为博士,并为太师谘议。

  全国鼎沸、孔鲋参与起义之时,他的门生叔孙通仿照照旧仕秦为博士。一日,秦二世听闻关东爆出兵变,便召集儒生扣问对策:“楚守兵攻蕲入陈,于公若何?”三十多位博士上前答道:“愿陛下急出兵击之。”秦二世一听,很是愤怒,神色霎时变得难看。长于鉴貌辨色的叔孙通立即上前:“诸生所言皆非也。夫全国合为一家,毁郡县城,铄其兵,示全国不复用。且明主在其上,法令具于下,使人人奉职,四方辐辏,安敢有反者?”叔孙通认为那些所谓造反者,不外“盗鼠窃狗盗耳,何足置之齿牙间”。叔孙通暗示只需令郡守尉抓捕他们,就不足为虑。

  秦二世听完叔孙通的恭维巴结,表情大为好转,对他厚加赏赐。叔孙通出宫之后,其他博士指摘他“何言之谀也”?叔孙通心不足悸地暗示:“公不知也,我几不脱于虎口。”叔孙通随后逃出咸阳,遁藏到薛地去了。叔孙通的睿智和机变,确实契合教员孔鲋对他“能见识变”的判断。

  此前,由于全国仇恨秦朝残暴统治,所以纷纷起兵杀死本地郡县仕宦,响应陈胜义兵。陈胜在形势一片大好之时,乐观估量秦国已乱,咸阳指日可下,遂有轻敌之意。他派周文率少量戎行入关,却没有作好支援预备。

  孔鲋感觉周文此行凶恶,便好言劝戒陈胜:“章邯,秦之名将,周文非其对手。今王(陈胜)霈然自得而不设备,臣窃惑焉。”他还委婉劝谏陈胜要常怀惕怵之心,不要志满意满、自鸣得意:“今王不修人利以应天祥,若跌而不振,悔之无及也。”

  见陈胜不纳其言,孔鲋又进谏:“臣闻兵书……今恃敌而不自恃,非良计也。”陈胜闻言答:“先生所云兵书策略深邃,我不识也,先生不要再说了!”孔鲋退出营帐后,陈胜回身对身边随臣道:“都说儒者可与之守成,难与朝上进步,此刻我算信服了。”

  孔鲋见陈胜不听劝解,自思关系反秦大业,找机遇再次劝谏:“臣闻国大兵众,无备难恃,一人善射,百夫决拾。章邯,秦之枭将,卒皆死士也。周文若怯懦,使必席卷来前,莫有当其锋者。”陈胜此次立场却是虔诚,听罢说道:“先生所云,寡人昧昧而不得其解。但愿先生以人世附近的故事打个例如。”孔鲋随即讲了本人切身见闻的民间小事:一个力大无限的勇士,在外人面前力能扛鼎,人人害怕他。但由于藐视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婆,反而遭到她的侮辱。

  此前,孔鲋目睹陈胜将败,警告门生说:“鲁全国仁义之国也。战国之世讲颂不衰,且先君之庙在焉。吾谓叔孙通处乱世而清其身、学儒术而知权变,是今师也,宗于有道,必有令图,归必事焉。”交待完这些,孔鲋壮烈牺牲于城陷之时。因其时秦朝未亡,焚书令尚存,孔鲋至死都没有透露藏匿古籍之事。

  三年之后,刘邦同一全国,诸侯在定陶尊刘邦为皇帝。刘邦悉数拔除秦朝酷刑峻法,礼节也颇为简略单纯。某日,群臣喝酒争功,醉或妄呼,拔剑击柱,刘邦颇为不满。叔孙通自动请缨,要求协助刘邦整理礼节:“臣愿征鲁诸生,与臣门生共起朝仪。”刘邦曰:“得无难乎?”叔孙通曰:“臣愿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。”

  叔孙通回到山东,征调三十名儒生西行,一路演习了一个多月的礼节。汉高祖七年,长乐宫落成,诸侯群臣皆来朝贺。大师都按照叔孙通传授礼节加入宴会,有条有理、上下分明。刘邦欢快地说:“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。”刘邦拜叔孙通为太常,赐金五百斤。颠末叔孙通弘扬,儒家礼节在西汉王朝拥有一席之地。

  西汉新建后,动手恢复文化学术。汉惠帝四年(公元前191年),朝廷拔除秦朝挟书令,答应民间保留图书。此前藏书的博士伏生,回抵家乡从墙壁夹层取出《尚书》,发觉仅存二十九篇。他用这份残破《尚书》传授学子,构成“今文尚书”。

  拆迁屋宇之时,世人听到天空传来金石丝竹之声,有六律五音之美。大师惊讶之余,从墙壁两头发觉一多量用古文字撰写的古籍。其时人都不认识这种蝌蚪古文,只要孔氏后人孔安国可以或许分辨。他进行系统拾掇,发觉都是上古传播的儒家典范,此中最有影响的是“古文尚书”,它比“今文尚书”多出十六篇。

  其时用隶书写就的儒家典范,相较发觉的蝌蚪“古文经”而被称为“今文经”。朝廷多设置“今文经”博士官。孔安国将拾掇的古文典范上呈汉武帝,但愿同样能列于学官。只是其时不巧迸发“巫蛊之祸”,朝廷内部动荡不安,此事被弃捐起来。

  历代皆认识到孔鲋藏书的严重意义。金代在孔子故宅内建筑殿堂,取名为“金丝堂”。明宣宗宣德九年(公元1434年),姑苏知府捐款重建此堂。明孝宗弘治十三年(公元1500年),在藏书旧址建起诗会堂,在堂后又建“鲁壁”,留念孔鲋藏书。出名学者王国维说:“古来新学问之起,大都因为新发觉……自汉以来,中国粹问上最大发觉有三:一为孔子壁中书;二为汲冢书;三则今之殷墟甲骨文字……”时时彩大神论坛网站时时彩龙虎和最大连出腾龙计划统计排名app

(编辑:admin)
http://alicekiwi.com/maoxian/603/